1.6:(深度好文值得收藏)為什么那么多人買假表?鄒三山內幕揭秘讓正品名表價格狂跌無人再買!

國家年年打假,為什么年年打假但是假貨卻依然猖獗呢?

面對一件事物,我們應該就事論事,看這件事物本身的價值,比如手表的真假!

不要總是用道德的標準來評價它。大部分買假表的消費者是明知故買,所有說這些消費者不道德的輿論之聲,都來源于利益受害方。

假表可以比真表便宜幾十倍甚至上百倍,而大部分人卻分不出來,甚至于有的假表可以青出于藍而勝于藍,你別不信,還真有這樣的東西,你難道不想知道為什么嗎?

對于一件商品來說,真假的定義標準則非常簡單,取決于品牌制造商的認可。

比如說,我如果有技術,可以把手表做成某個品牌一模一樣的,你說這是真,還是假?

當然是假,因為品牌商沒有授權給我,我搞出一個完全一樣,連商標都一樣的東西,即使完全一樣,即使品牌商自己都分不出區別,那也是假,而且違法侵權(侵犯知識產權中的商標權,這個在知識產權中是非常嚴重,可以入刑法,所以這是紅線)。

所有鐘表媒體都黑假表,有說假表粗制濫造,有說戴假表的人心術不正,非正人君子,總之都是鼓勵大家買真表。

鄒三山不鼓勵大家買假表,雖然我們自己也賣假表,更不為假表打廣告,我們也鼓勵大家買真表,前提是你得有錢?

誰有錢不想用好的呢?

誰不想吃好的用好的?

在不造成惡劣影響和安全隱患的情況下,追求一點點個人穿戴裝飾品的自由,這個社會還是可以接受的,對吧?

不過鄒三山有句話得說,假的就是假的,戴了假表千萬別死皮賴臉說是真的,心態得擺正。

如果別人說:“你這表真漂亮”,你直接說:“這是假的,戴著玩兒!”

這話說的敞亮,鄒三山經常遇到這樣的表友,我的心理感覺就是這哥們兒活的夠敞亮,懂生活,而且有著一顆時尚的心,我相信有一天你有能力戴真表的時候也可以戴的很瀟灑!

我相信有很多和我一樣心態的表友,喜歡某個品牌這個款式,但是真的太貴買不起,所以找個替代品玩一玩,我懂這種心態,鄒三山自己也是表迷,也有這份需求,我甚至覺得,沒這份需求的人稱不上表迷。

但是咱們得擺正心態,不要拿個假的去糊弄人,哪怕別人不懂表,我們不要忘記買這東西的初衷“因為喜歡,所以買回來玩一玩!”

好了,咱們擺正心態,現在拋開品牌價值和虛榮心、法律(知識產權)等外在因素,用商品本身的價值,來看假表問題!

1、有99.99%人分不清手表的真假,這是事實存在的,對吧?這個問題說明了什么?

你不得不承認,這是鐵證!說明假表的工藝做的不錯,至少非專業人士沒有識別能力,據我所知很多鐘表從業人員在面對部分表款時都沒有識別能力。

假表也分三六九等,也有好壞之分,部分高工藝的假表迷惑性是非常大的,不仔細看區分不了,部分高工藝的假表戴在手腕上,即使是行家也看不準。這樣的東西現在越來越多。

如果你真要練就識表訣竅,千千萬萬個款式,千千萬萬只手表中,分出真假,你又沒有那么多表可以上手看,那就多和三山表業交流,多看三山表業拍的照片,多去柜臺看看正品,看多了就懂了。練就火眼金睛,沒有捷徑。

鄒三山認為不是識別真假的問題,而是識不識貨的問題。

國內10個戴瑞士品牌表的人,無論中高低端品牌,有9個是假表,可能我們接觸的普通表友比較多,所以這個比重有點偏大,但是我也有很多土豪級別的客戶和朋友,他們多少也都有幾只假表。

這些消費者就是針對假表去買的,他們并沒有被以假亂真的黑心商家欺騙,這些消費者和賣假表的商家形成了一種默契,這些消費者99.99%都是主動去買假表,而且買回去自己戴。

這個現象說明什么?

說明很多人認為假表的商品價值大于等于市場售價,經濟市場有一只無形的手,如果一件商品供不應求,那必定是商品本身具有市場認可的價值。

這里需要說明一下,這里的假表,應該說是侵犯、冒充他人品牌的商品,但是以實際價值來銷售的商品,比如:一塊假勞力士手表,就賣2000多,商家在賣的時候,就明確告訴消費者這不是真的。(需要提醒一下,侵犯商標權是可以入國家刑法的,是紅線碰不得。)

這個現象在別的行業是不可能存在的,我們不可能買假煙自己抽,不可能買假大米回去自己吃,不可能買假棉被回去自己蓋,對吧?!

這一點就說明現在整個國內鐘表行業是畸形的。

有非常多,非常多,非常多的假表都是銷往國外的!

這個問題說明什么?

即使鐘表文化起源于國外,他們受到了較多的正統鐘表文化熏陶,即使他們本國買正品表比我們國內便宜很多,他們也會不遠萬里來買假表。

老外瘋了嗎?這么大老遠,郵費就是幾百塊,買一堆粗制濫造的東西回去?

如果鄒三山說,越是懂表的人,越是見表見的多的人,越是認可假表的價值,并且接受假表的價格,有些表戴在手上你根本分不出真假,你服嗎?

你不服?那說明老外心術不正,所以才戴假表!大部分鐘表媒體都是這樣說的,我借用一下。

如果假表見的多了,讓你看真表,你會發現真表也不過如此;真表見多了,讓你看假表,你會發現其實也還行。

目前的局面是,真表品牌商不敢給大家看細節:

一是細節展示的足夠清楚,國內制表商可以更容易去復制和學習。

二是消費者把所有細節都認清楚,水至清則無魚,奢侈品的神秘感消失,大家會驚奇的發現,原來這東西也就這樣,真要有個相似的產品對比,消費者肯定會買性價比高的,喜歡聽故事的人很多,愿意為故事買單的人很少。

三是在外觀技術上瑞士制表商很難再得到質的提升,而隨著科技的快速發展,國內各種加工工藝的進步,假表的制造工藝會越來越高,而且成本會越來越低,這個大家應該都能理解吧?

另外,如果手表的真假要用放大鏡查看極小的細節才可以區分,或者需要明確的對比才可以區分,那么對于一件裝飾性商品來說,在對比的那一刻,真表就已經輸了。

真也好,假也罷,重要的是我們能積極的去看到它們積極的一面,這樣不僅讓整個鐘表界進步,也造福消費者。如果不思進取,不加以改進自己的產品和市場競爭力,只以獲取暴利為目的,那遲早會被其他商家取代。

最后給各位朋友的忠告:我們玩表也好生活也好心態都要擺正!一個熱愛時尚活的敞亮的人,他的人生假不了!他活的比誰都真!

 

分享本書關注微信目錄

歡迎讀者添加鄒三山私人微信給它留言:8021891